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 > 正文

建设有活力有韧性资本市场 助推经济内生性高质量发展

作者:李恩付   来源:财富时代杂志 2020 02月刊 2020-03-12 10:42

我国资本市场存在的问题

中国资本市场自1990年建立以来,到目前已初步建立起主板、创业板和中小板、科创板为主导,以区域性股权交易市场为补充的多层次市场体系,在促进现代公司治理、推进经济内生性增长等方面有了长足进步。但与此同时,我国资本市场暴露如下问题:一是直接融资比例较低。2019年,中国直接融资比例不足15%,与发达国家直接融资比例50%-80%,美国80%-90%比较,中国有很大的差距。直接融资比例过低,金融潜在风险集中在银行,尤其是中小银行,使得资金的效率降低,经济增长的平稳性较差,抗风险能力较弱。二是证券化率水平较低。到2019年12月末,中国股市总市值59.29万已元/GDP近100.万亿元比例为59.29%,与美国160%、日本120%、英国106%、法国109%左右,甚至与印度76%左右比较,我国证券化率明显过低。三是缺乏长期资金支持。目前,从中央到地方,尚未制定企业年金(职业年金)和个人养老保险和商业保险资金入市的管理规定。到2019年,我国基本养老基金、加企业年金再加商业保险资金合计仅占股市总市值不到10%,与美国私人养老金28.2万亿美元占股市市值42.3万亿美元的66.67%比较,其中,基本养老金股票市值占总市值的20—30%,差距很大,这也是我国资本市场不能长期稳定发展的根本原因。四是市场表现不尽人意。从IPO募集资金看,2019年美国纽交所和纳斯达克540.6亿美元,位居耪首;香港联合交易所370.2亿美元,位列第二;沪深交易所363.84亿美元,位列第三。从市场表现看,自2008年金融危机后,道琼斯指数一度跌到6470点,但之后高歌猛进,持续上涨超过10年,到2019年12月末,道琼斯指数收盘28538.44点,与危机前比较,上涨了22068点。从临国日本看,日经225指数从2009年的6994点涨到2019年12月末的23656.62点,涨幅超过238%。反观中国,从2008年10月28日上证指数从1664最低点涨到2019年12月末收盘3050.12点,仅仅上涨了1386点,每年平均上涨126点。从总市值看,美国全球第一,中国全球第二,日本全球第三。无论从IPO看,还是从市值和市场表现看,我国金融市场与全球经济第二的地位不匹配。五是金融市场开放处于较低水平。外资在申办银行、证券、保险在准入领域和持股、控股、独资等股权比例受限制,同时在营业范围和持股上也有限制。如要求外资持股不超过30%,持股在28%就要求主动减持,先卖后买。我国推出QFII制度以来,据外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2月末,292家中国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QFII) 获批额度为1113.96亿美元。如果加上陆股通和QFII、RQFII共计外资持有A股的比例在4.05%左右,与美国25%,日本30%,印度30%,韩国15%比较,相差甚远。六是缺乏税收优惠政策。目前国际上绝大多数证券市场不再征收印花税,但我国一直在征收,对于新兴资本市场来讲是不合适的。企业年金和商业保险资金入市缺乏相应的、更大力度税收优惠政策,不利于支持和鼓励长期投资机制的形成。七是产品单一且市场分割。缺乏适合各国政府、国际机构进行投资的固定收益产品、市场分割(A股、B股等。八是上市公司质量参差不齐。目前,境内上市公司除传统白酒、医药和部分拥有核心竞争力企业外,从公司治理结构、资产负债率、信息披露、综合财务质量和创造价值的角度看,还存在相当数量的低质量、低效率的企业,1998年至2018年境内上市公司资本收益率平均为3%,这是资本市场走弱最基础原因。
 


 

建设有活力有韧性资本市场


一、 推进资本市场生态环境建设。高直接融资比重,促进多层次资本市场健康发展”和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建设一个规范、透明、开放、有活力、有韧性的资本市场。统筹顶层设计,统筹根本性制度化安排,坚持法治化、市场化的方向,在发挥政府“有形之手”有限作用的同时,充分发挥市场“无形之手”的作用,重点解决资本市场信息披露、退市和内幕交易等影响市场发展等重点难点问题,深化资本市场价值发现功能、投资功能、财富管理功能,把资本市场建设成为支撑经济内生性发展、创新性发展和高质量发展的发动机、推进器。发挥金融稳定委员会的作用,研究资本市场顶层发展规划、战略目标、战略细则,落实责任、工作措施和工作要求。在制定货币政策、财政政策,以及实行宏观审慎管理框架时,充分考虑资本市场发展的适应性、稳定性和可持续性,不断增强资本市场支持实体经济的能力,着力改善资本市场的生态环境,以实现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双赢的格局。

二、推进私人养老金入市计划。制定并颁布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收入法,探索建立适合中国经济发展相适应的401K计划。把加快职业年金计划,与做实个人账户结合起来,与延迟纳税结合起来,把建立由人民银行、财政部发行特别国债形式提供流动性的中国平准基金,把合并住房公积金与做大做强私人养老金计划结合起来,从企业年金、职业年金、商业保险资金、股指平准基金、理财、信托产品和其他机构投资者入市的角度,与引导资金长期进入市和促进资本市场良性互动,同时提高指数类资产、股票和权益类资产在长期资金中的配置和占比,提高稳定收益率。发挥金融稳定委员会部际联系会议制度的作用,加强工作统筹,既要培育良好的价值投资理念,又要改善投资有效结构,构筑资本市场发展稳定器,探索与长期支持资金和与国民共建共享新时代改革开放的成果。

三、推进资本市场基础制度改革。银行、保险公司要建立健全与直接融资发展相适应、相协调的服务体系,重点发挥理财产品、保险和信托产品合理合法资金进入资本市场的通道。借鉴国际通行做法,建立和完善适应与中国股市稳定健康发展的新股发行、流通、信息披露、交易、退市管理和税收等基础管理制度。全面推行注册制,事关国运,是国之幸事,也是股民之幸,是资本市场长期走强的基础性制度。要严格退市标准和退市制度,实行大进大出、大浪淘沙,推动“僵尸企业”“空壳公司”及时出清,加速资本市场吐故纳新、新陈代谢,彻底摆脱上市难,退市更难的尴尬局面。借鉴成熟市场经验,取消股票交易印花税。建立符合市场发展的税收制度,完善差异化的证券交易税收制度,按照持股超过1个月的按20%征收,持股1个月以上3个月以内的按10%征收,持股3个月以上1年以内按5%征收,超过1年的免征的政策,鼓励投资人进行价值投资、长期投资,为市场发展创建一个良好的环境。在上市公司分红进行征税问题上,实行税收减免政策,避免重复征税。建立优胜劣汰的机制,鼓励上市公司根据市场情况,结合公司的价值判断,回购或注销股票,增强投资者的价值判断,提高市场信心。以数据、人工智能等为基础,加强筛查、甄别力度,从重从快查处内幕交易,进一步优化市场发展的环境,净化市场发展的土壤。同时按照新修订的证券法要求,加大检查的力度和频率,严格依法从严从快进行处置,打造良好的市场法制环境。通过监管者、金融机构和主流媒体的共同努力,加快股市文化的打造,大力倡导长期投资、价值投资的理念,引导更多的储蓄资金流入风险投资市场,甚至进入股市,营造良好的投资环境和氛围,推动社会融资结构的优化。

四、推进上市公司质量提升。按照2019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提高上市公司质量”的要求,以《推动提高上市公司质量行动计划》为契机,把提升上市公司质量作为核心竞争力。一是政府及有关部门在市场准入、税收、监管规则、信息披露等方面,坚持竞争中性、一视同仁原则,营造良好的、公平的、公正的国际国内营商环境。二是坚持工作协同,以增量促带存量,支持优秀上市公司通过购并、重组做大做强。三是支持上市公司按照现代公司制度的要求,加强公司治理,加大研发投入,专心致志,聚精会神,聚焦主业,不断提升公司的盈利能力和水平。四是把信息披露作为加快股市文化建设作为行稳致远的重要内容,大力加快诚信社会建设,大力弘扬企业家精神,引导上市公司诚实守信、依法合规经营和提高信息披露的质量,推动企业着力打造百年老店。

五、推动资本市场市场化国际化。坚持资本市场开放化、国际化发展方向,坚持以开放促进发展,以开放激发市场活力,探索建立储蓄有效转化为投资、发挥市场在配置资源中决定性作用和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相适应的资本市场。建立和完善中国繁荣股票指数,打造引领经济发展的晴雨表。坚持双向开放的理念,在增强市场信心、丰富市场产品和提高效率及风险管理。大力倡导法治化根本遵循,坚持集体诉讼制度,持续推进市场净化工程建设,还市场一片晴朗的天空。坚持开放的大门越开越大的要求,按照既定的路线图,放开期货公司、基金公司和证券公司的限制,引入竞争机制,促进各类主体做大做强。实行符合条件的证券公司、基金公司、保险公司或金融控股公司,在熟悉国际规则和人文环境的前提下,坚持走出去、请进来策略,以海纳百川的胸怀,强身健体,不断打造航母级证券公司,增强市场吸引力、竞争力,打造与国际接轨的金融市场。加强开放环境下沙箱监管,建立健全与金融开放和人民币自由兑换下的监管安排及监管能力及水平,确保放得开、管得住,不出现系统性区域性金融风险。

标签